一级a黑人玩日本人视频_日本特级全黄一级高清在线_中文台湾繁体输入法

    1. <form id=hXJSfipHL><nobr id=hXJSfipHL></nobr></form>
      <address id=hXJSfipHL><nobr id=hXJSfipHL><nobr id=hXJSfipHL></nobr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歡迎光臨合肥市文化館! 設爲首頁 | 加入收藏
      首页 本馆概况 本馆快讯 图片视频 非遗文化 館辦刊物 師資介紹 联系我们
      網站首頁 > 新聞中心 > 藝術欣賞
      信息內容
      结庐在山中 洼里岁月幽
      发布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20/10/28 点击:816

       

      在合肥,有很多以“窪”命名的地名,如鄧窪、範窪、蘆窪、東窪、夫子窪、梢子窪、白石窪、黑窪、燕窩窪……這些廬州“窪”地不僅有著獨具魅力的原生態自然風光,也有著深遠厚重的曆史與文化積澱。

      鄧窪:從早期移民地到如今的美麗鄉村

      走進巢湖市烔炀鎮,有座村落叫鄧窪。其位于驷馬山山崗之側,在烔炀鳳凰行政村。驷馬山爲丘陵地帶山崗,山體低矮。環驷馬山兩側,也是烔炀與柘臯鄉鎮界地。

      巢湖北部,浮槎山與東黃山一側爲江淮分水嶺地帶,丘陵分布。與巢湖沿岸不同,少雨之後,這裏容易幹旱。鄧窪所在,也是山崗下蓄水積窪之地,引來早期移民圍水置田,開墾一地。

      鄧窪村裏主要聚集著鄧、張兩大姓,村子前中後都有水塘,是傳統用水之地。立在丘崗上的鄧窪又分爲張家小村、東小村、西小村,有鄧張姓氏分別集中居住。鄧窪村中,鄧姓由柘臯鄧大院遷移而來。早期鄧大院爲巢北鄧姓集中地,一支鄧姓余脈離開鄧大院,西走翻過驷馬山後,見有積水窪便在此地落戶。鄧窪村中張姓起始並不姓張,是由李改姓而來。鄧窪早先李姓也由柘臯李官橋遷居而來,最早有李姓被其張姓舅舅收爲義子,傳代下來之後逐漸改爲張姓。鄧張兩姓互爲融合,和諧相處,在鄉村建設中齊心協力。

      鄧窪村分布多爲根據丘崗地形,其中有道互通相連,村道邊伴有水塘。因毗鄰驷馬山,植被豐富,整座鄧窪被樹林覆蓋,空氣非常好。鄧窪人多有在外謀發展,事業有成,反哺鄉裏。村中房屋順著山坡,高低錯落。

      烔炀鳳凰集一帶,屬山地丘陵地區,過去交通不發達,加上因地理環境影響,少雨幹旱,影響著傳統農作物收成。這些因素造成鄧窪一帶經濟相對落後。隨著近些年來鄉村建設,道路通達,落實于扶貧政策,鄧窪逐漸走向市場,鄉村環境逐年發生改變,鄧窪人的生活也越來越美好。

      範窪:深山中升起塵世煙火

      巢北有一片連綿的群山,稱黃山。清嘉慶《廬州府志》記:“黃山,明《隆慶志》:在城東一百二十裏。其山聯疊三百六十峰。有泉,四時不涸。《縣志》:一名東黃山。連含山巢縣界。”

      巢湖市蘇灣鎮內的黃山,包括傲鞭山、龍華山、大寨山、汗山嶺、簪花山、蜈蚣山、大尖山、石鏡山等幾十座小山峰。巢北黃山諸峰雖不高大險峻,卻森林茂密,泉水密布,幽秘而宜居,幾千年前即有人類居住。明初移民,遷入許多皖南人家。後來,又有一些人家避戰亂而遷此隱居。當地有諺語稱:“黃山三百六十窪,窪窪有人家”。山中,許多村落即以窪起名,比如:北窪、岔窪、庵窪、小長窪、蘆窪、橋窪等。

      沿東側的山道,有一座小小的龍王廟和一棵一兩百年樹齡的三角槭。東向折入山深處,即遇隱在山林中的範窪村。範窪村曾屬巢湖市司集鎮,撤鄉並鎮後,劃歸蘇灣鎮,現屬寨山行政村下的一個自然村。幾百年前,最先遷此的住戶範姓,在窪中升起塵世的煙火。從此開枝散葉,生生不息,枝繁葉茂。

      曾經的範窪深居在山窪盡頭,幾乎與世隔絕,人們靠四時不絕的泉水滋養一個個山裏的日子。漸漸地,山裏人不再固守那貧瘠的一畝三分地,開始走出大山,融入外面的世界。山中的寂寞與曾經,都如一方沈靜的池水,成爲一段無言的風景,細細品來,耐人尋味。

      蘆窪:大山深處的絕佳觀景地

      東黃山地帶,大窪中有著一條條猶如大樹根須的山道,輸養著座座山村。有的山村位于大窪深處,根須盡頭,隔絕于外。蘆窪便是根須末端的村落。走進巢湖市蘇灣鎮,順著山道起伏,道路盡頭方可抵達蘆窪。

      東黃山山窪中,有著數條根須末端路,這些道路終點都有窪上人家,比如山裏許、山裏陳、山裏張、龍門崗等。如今,這些末端山窪村,通過環山公路相互連起來,讓東黃山整體脈絡暢通。公路連通,是百姓的福祉,山區民生工程讓東黃山整體活起來,驅車可以方便快捷到達山窪每個村落,不像過去要繞道山下再盤山而上,或者舊時徒步翻山越嶺。嶺外,人們也許會猜測深山大窪,是低矮村房,簡陋屋棚。可是,當你抵近窪裏時,那些別墅般漂亮的建築,會給你一份驚喜。時代變化已不僅局限于城市周邊,發展早已深入大窪鄉村。

      走在蘆窪小山村,四周安靜清幽。村人不多,卻淳樸自然,熱情好客。清朝時,安慶一帶戰火頻燃,讓一地民不聊生。許多村民開始背井離鄉,有的西去大別山,有的東向巢湖東黃山地帶。這其中就有王姓人家爲躲避戰火,而隱居到當時鮮有人家的東黃山深處。王姓人家在東黃山中繁衍生息,隨著人丁壯大,逐漸擴大到附近的小蘇卸甲弄等地帶。隨著東黃山山區鄉村建設,公路通達,未來驅車而行,“春銀屏,秋蘇灣”,一南一北,成爲巢湖絕佳觀景地。

      東窪:農耕符號注入時代藝術

      位于巢湖經開區的半湯腹地,散落著十幾個小村,其中有一地叫東窪村。

      曆史上的東窪村深入半湯山谷深處,交通並不便利,是一處閉塞的小山村。舊時的東窪村,淩亂而落後。因爲藏于山谷之間,較爲封閉,鮮爲人知。隨著巢湖經開區著力發展,三瓜公社開始重新打造新農村,東窪變化最爲顯著。從東窪到冬瓜,名字隨諧音而變,卻也演變了傳統農耕到網絡時代以“互聯網+”農村的新模式。

      在半湯,三瓜公社打造的冬瓜村主打農耕民俗文化,展示的是酒坊、油坊、布坊等。東窪,是倚在郁金香高地最近的一座山村。山水流下,貫村而過,讓一座山村因水而靈動。亭台之間,順水而居,東窪頗有幾分園林風格。順橋而行,水澤地,錯落著村居。村中一處民宿地,幽雅閑居。木樓而上,步挪景移,可以閑聽自己的腳步聲。是庭院小坐,還是登樓眺望,都是隨著一份閑逸放慢的心情。憑欄下,綠蔭處,時光慢。水湄間,植草藤蔓,小橋靜臥。曾經殘破陳舊的農舍,變成一戶一特色。晨曦地,山崗外有一輪朝陽而出。木橋上可以碎步,去流連著一份鄉情。或亭下小坐,聽一處穿村而過的水聲。彌漫起的晨色,渲染著對一座村莊的情懷。一處鄉間的舞台,聽戲、傳唱都有著精彩的內容。“我們都是吃瓜群衆!”冬瓜村人如是說。

      農耕的符號,注入時代的藝術。看得見青山綠水,留得住鄉愁。“以自然爲本,天人合一;以農爲本,田人合一,要把農村建設得更像農村。”每去東窪,總會發現不一樣。東窪,變得更爲精致起來。

      夫子窪:流傳著感人的“夫妻窪”故事

      巢湖市有一處著名的風景區——姥山島。島上有一座文峰塔,文峰塔西山坡下,有片林木茂盛清泉長流的地方,叫夫子窪。

      顧名思義,夫子即民夫,夫子窪是當年建塔民夫居住和堆放建塔材料的地方。夫子窪,離建塔山頭較近,離湖岸也不遠。這裏是片窪地,與湖岸大體等高,建塔材料上岸後堆放此處,搬運方便,省時省工。建塔的夫子們住在這裏,山間清泉,流入窪內,飲水、用水也很方便。夫子窪又叫夫妻窪,這裏有個感人的故事。

      相传,在建姥山文峰塔时,庐州府从合肥县、巢县、庐江县征调来许多能工巧匠和民夫。巢县散兵李家洼有个年轻石匠叫李存善,也被征调来姥山续建文峰塔。李存善,高高个头,眉清目秀,心灵手巧,为人忠厚善良。他的石工技艺尤其精湛,无论是浅浮雕、高浮雕、镂空雕、双面雕,无所不能。他雕刻的人物故事、山水风景、祥禽瑞兽、仙花芝草、吉祥符号等件件精美。李存善在众多的民夫中出类拔萃,成了众人追捧的 “大明星”。其年方二十四,尚未娶妻成家,父母健在,身体硬朗。因此,不乏说媒者和求婚者。

      话说,姥山岛有户姓孔的人家。孔家有三条大船跑江湖搞运输,在芜湖还开了个米行,是姥山上首富人家。孔家小女翠珠,身材苗条,长相俊俏秀美,性格活泼开朗, 是姥山“一花”。一次翠珠陪客人上山游玩,偶遇李存善,便对他一见钟情,三天两头偷偷跑到夫子洼看望李存善,并送吃送喝,表达爱慕之情。李存善也十分喜欢翠珠,“一日不见如隔三秋”,于是两人私订终身。工地上的民夫们都夸他俩郎才女貌,十分般配,是天生一对,地设一双。

      不料,翠珠父親孔令義認爲李存善再能幹也只是個窮石匠,門不當,戶不對。他以“屬相不配相克”爲由,堅決反對這門親事,並將小女許配蕪湖一富商的兒子。翠珠誓死不從,母親左右爲難,成日以淚洗面。孔令義爲阻止二人往來,索性將翠珠鎖在家中廂房內,不讓其外出半步。

      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。一天, 李存善上塔安装石刻牌匾,因脚手架倒塌, 从高处跌落下来,昏死数日不醒。孔翠珠得知情况后,心急如焚,翻窗跑到山上看望李存善,并给他寻医问药,精心照料,整天陪伴其身边。李存善这次摔得很重,不仅右腿折断,肋骨也折断数根,无法治疗恢复,将终身残疾。李存善不愿拖累翠珠,多次劝她离开自己,另嫁他人。翠珠爱李存善,情意真切,发誓至死相伴。

      無奈之下,李存善自盡身亡,意在讓翠珠得到解脫,另嫁他人終身有靠。誰知,在李存善去世的第二天,翠珠也投湖自盡,隨李存善而去。後來人們把他倆合葬于此,成全他們生死相依的夙願。

      这对情侣真诚相爱,誓死相伴,感动天地,夫子洼的石壁上突然流出清泉。山上人说是老天有情,怜悯他们。是姥山有义,为他们痛心而流泪!此后,人们称这里为 “夫子洼”,又叫“夫妻洼”。

      梢子窪:浮槎山中的世外桃源

      肥東縣與巢湖市交界地橫列著一座連綿的大山叫浮槎山,在浮槎山東段分布有獾山,獾山處漫山遍植桃林,爲春來桃花盛開的地方。在桃源邊,有著一處山窪水庫被譽爲龍潭,山林秀美,谷色斑斓,四季風光皆不同。這裏,就是梢子窪。

      打開地圖,巢湖北岸多爲山嶺,在廟崗境內,順著縣道x106再折去獾山附近,有個地方叫梢子窪。站在岡巒,遠眺浮槎山有如屏障,近看,一條蜿蜒的山路順山起伏,村莊點綴,缭繞人煙。

      浮槎山中獾山處是桃花地,春色斑斓,漫山桃林間,這裏最爲美麗。從桃花源地再向浮槎山縱深走去,便是梢子窪。梢子窪位于浮槎山懷抱之中,山水彙集,是爲庫區。水色空濛,藏于錦繡。石亭臥波龍潭,廊道漫步,景已達心中。

      生于巢北的著名作家孫遠剛在《柘臯河之戀》中寫道:東黃山一團,西大山一列,兩山之間,柘臯河蜿蜒。文中西大山,就是浮槎山。從衛星地理圖上看去,在巢北,東黃山抱團而坐,浮槎山舒展而立,各不相同。巢北的山中,“窪”字較多,浮槎山中,也有著宋山窪、姜子窪、先子窪、梢子窪等。

      浮槎山的水自古有名。源自主峰大山廟龍王殿前的兩眼泉水,北稱合泉,南稱巢泉,二泉水位常年穩定,取之不落,無論大雨幹旱數月,池中水位始終如一。兩泉被稱爲合巢泉,也稱乳泉。北宋年間,廬州太守送泉水于歐陽修,歐陽修大爲贊賞,並爲浮槎山泉寫下了《浮槎山水記》。

      晚清時,據說李鴻章家府飲用水也多取自浮槎山的古泉。而生于巢北的人,一口古泉水泡出的浮槎山茶更是上品。藏于浮槎山大山深處的梢子窪,是一處世外桃源地,我們看見的,只是浮槎山的一面青山。那逶迤遊走的山脈間,從梢子窪再探向山谷縱深處,也許有著更美的風景。

      白石窪:巢湖岸邊的天然航標

      環巢湖自古就有9頭18嘴之說,“嘴”同“咀”,大自然形成的三面環水的地方或村莊。“頭”相對于“咀”面積要小許多。巢湖之“嘴”和“頭”展現獨有的地理特色,基本都是原生態,是巢湖極具特色的地理景觀。

      有凸出去的“嘴”和“頭”,就有凹進去的“窪”。在巢湖沿邊,有許多窪成爲天然港灣。

      巢湖岸邊就有一處頗具特色的“窪”——白石窪。白石窪位于巢南散兵鎮小南灣村,謝王村和大南灣村兩個伸出的“頭”,構成一灣湖窪。但白石窪沒有像其他湖窪一樣成爲港灣,原因是灣內怪石嶙峋,礁石密布,無法泊舟。

      但白石窪舊時卻是天然的航標。古時,船家夜行在巢湖,水天蒼茫,難以確定具體位置。當看到一片耀眼的白色在岸邊時,便知白石窪已到,離散兵及巢城的港口也就不遠了。

      白石窪的亂石在夜色和湖水的交相輝映下,成爲夜航的地理標志。白石窪的得名由此而來,小南灣村也一直被船家漁民稱作白石窪村。

      黑窪水庫:如小家碧玉般靜谧柔美

      肥東縣包公鎮有個黑窪水庫,這裏的故事頗爲神奇,流傳很廣。

      黑窪水庫,背靠肥東有名的東大山。當年,宋金在這裏擺開戰場,大小激戰數次,金太子金兀術也曾在此駐紮兵馬,現在的太子山就是當初金兀術駐紮兵馬的地方,留下了氣死金兀術,笑死老牛臯的千古笑聞。那些曾經已經留在浩瀚的曆史煙雲裏,眼前的美景卻使得人們常以休閑的心情到這裏享受自然。

      東大山談不上峰巒雄偉,也不挺拔。黑窪水庫既不寬廣,也不波瀾壯闊,兩者結合相連相依,卻如小家碧玉般的靜谧柔美。不高的山小巧玲珑,不浩瀚的水庫甯靜而清澈。

      有山有水有靈氣,黑窪水庫也十分俊秀,遠離塵囂,空氣清新。藍藍的天,白白的雲,碧碧的水,輕輕的風,綠綠的草,蔥蔥的樹,自由飛翔的水鳥,悠悠然然的牛兒,水裏遊來遊去的魚,使人陶醉流連。

      遠山疊翠,野花吐馨,步步有景,步步成畫。置身于此,想不心情怡然都難。于此四顧,絕無凡塵之擾,滿眼都是濃郁生機,晴空麗日,不是勝景,勝似勝景。

      黑窪水庫,既不用濃抹也無須淡妝,它獨有的韻味與生俱來,幽微靈秀,靜逸柔美,水光潋滟,遠山蔥茏,充滿著自然天成。

      燕窩窪:曆史悠久的産茶地

      合肥有好茶,好茶在廬江,廬江縣湯池鎮便是遠近聞名的茶鄉。走進這個浸泡在茶香裏的古鎮,你不僅可以飲到好茶,還能遊覽美麗的茶葉産地——二姑尖,更能細細品味當地無處不在的茶文化。二姑尖爲鍾靈毓秀之地,山中白雲禅寺曆史久遠,生長于斯的茶與禅結緣。白雲禅寺往北500米,有一塊凹地,形如燕窩,獲名“燕窩窪”。這裏,還有一個與茶有關的神奇傳說。

      “燕窩窪”四季氤氲濕潤,是生長雲霧茶的絕佳場所。窪口有一巨石,其形如蛋,光滑陡峭,又叫“燕窩蛋”。相傳很久以前,兩個小和尚爬上“燕窩蛋”,立在一棵茶樹旁采茶,這一摘就摘了一上午,鮮嫩的新芽,摘了又長,總是摘不完。眼看簍筐滿了,肚子餓了,開午飯的鍾聲也響了。兩個小和尚擡起滿滿一大筐的嫩茶回寺去了。等到下午再趕去采摘時,那一棵茶樹卻不見了,原來這是一棵顯靈的神茶樹。

      不久,白雲禅寺的僧人們開始在“燕窩窪”種植茶樹,山民們也跟著在山中開墾土地,引種栽茶。

      千百年後,1984年,中國著名制茶專家陳椽教授登上二姑尖,嗅到了雲霧中散發出從“燕窩窪”飄來的清香,興奮地扔掉手中拐杖,走向一片郁郁蔥蔥的茶園,親自選棵、采摘、炒制,親口品嘗,連聲贊歎叫絕:“此茶味甘鮮醇,滋潤可口,嫩香沁心,堪稱珍品中的一絕!”陳椽將此茶命名爲“白雲春毫”。

      傳說已無從考證,不過,湯池茶葉曆史悠久確是事實。據《廬江縣志》載,漢留侯張良隱居在此便開始種茶,自此以後,燕窩窪的那棵茶樹衍生成片,整個窪地,乃至二姑尖具有相同生長環境的地方都成了茶園。二姑尖的茶開始被衆人知曉,並逐漸盛名遠揚。

      于是,就有了陸羽《茶經》中的文字:“酉陽、武昌、廬江,昔陵好茗……飲之宜人。”那時,廬江等地茶葉已作貢茶。北宋嘉祐六年,安徽有五個著名的茶場,廬江即在其中。

      在中國,對茶的研究陸羽應該是最有發言權,他的一部《茶經》洋洋三卷十章,奠定其至高無上的“茶仙”地位。因此,能被陸羽引以爲贊的茶,自是名副其實的好茶。

      現在,二姑尖的茶有了自己的品牌:白雲春毫。它以細嫩顯毫、色澤綠潤、形似雀舌的特色造型,以及嫩香持久、滋味鮮醇、湯色清澈明亮的獨特口感,成爲茶中新貴。

       
       

      打印本頁 || 關閉窗口
      HoMEmenuCopyrights 2015.All rights reserved.More welcome - Collect from power by english Blok number sss85786789633111 Copyright